• 2008-03-03

    [银屏]Lust, Caution - [银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16362009.html

          刚刚工作时听《色·戒》的原声,竟听得心生酸楚,实在是有些不对头。可能是我又突然想到那个老掉牙的念头:一个女子,再是那么坚强和淡然,也只是想要那么一片小小的幸福罢了。

         话说当初看删节版,还是因为要写篇关于张爱玲文章的缘故,看后对李安多少有些失望。然而后来有机会“真正”看完这部电影后,才明白李安同学之用心良苦何在,所谓“色而不淫”的境界莫过于此了。我想,正是在那些所谓删节镜头中,人物的灵魂才得以饱满。

         而《色·戒》的主题曲,是属于上乘的,法国作曲家亚历山大·戴斯培(Alexandre Desplat)在配器中善用了旋律摇曳的和弦来突出乱世的飘摇和人心的悬空,在主旋律中则把小调式忧郁的手法融入大调的作曲。然而凭心而论,《色·戒》的音乐更像命题作文,Desplat只是交上了一份优秀的答卷,哪怕其中像《Dinner Waltz》这样的曲目,实在是一个民国女子眼神的完美写照。

        为什么?因为哪怕删节版后我坚决认为电影比不得原著,看完了李安的完整表达后,这个意见仍然没有改变。李安用尽心思去呈现张爱铃的笔,然而那支笔,几乎是不可再现的,尤其是对于一篇它只写了寥寥几页的故事。发哥能演好《倾城之恋》,我想不能不归功于张爱铃为之付出了足够的笔墨。

         因为张爱铃想写的那些颗心,是不会有那么多表情的。在小说中,所有的往事只是在王佳芝的心头闪过,当她戴上那颗钻石时,她只是心里一声的轻叹,然后说“走吧”;而易先生,他到最后也没有想哭过,他只是叹口气,扔开身后的喧嚣默默地走开。或者李安的表达的确更符合更多数人的认知和接受能力,也更符合电影的局限性,但我想,是不会让张爱铃满意的。

          我很难再去言说张爱铃的笔,她用一种非凡的、只有女性才可能拥有的能力触到人心一个特殊的质地上,让我感到永远的望尘莫及。就像她写了那么多女性的故事,女性的渴求,其实她何曾忘记在其中一遍一遍地说男人,说男人又能有多坚强,又能有多脆弱,所有伟大和貌似伟大的人,都渴望有容纳他懦弱和无能的一个怀抱。

    《Wong Chia Chi's Theme》

    Composer:Alexandre Desplat

    (因为本BLOG空间所限,现在每更新一首音乐,就意味着一首旧音乐的消失,按时间顺序排列)

    分享到:

    评论

  • 酸楚~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张曼玉的《阮玲玉》~片子里的插曲倒是让我从影片的开头到结束都泛着一种无奈的心酸
    回复Elain说:
    《阮玲玉》还没看过,只是很多个月前就呆在我的计划列表内了……唉说真的,回复你的评论可比写一篇文章要费劲多了……
    2008-03-04 22:05:41
  • 也许你是对的吧~但是,对于李安,我仍然是心生敬畏的,至少他是一个极富历史责任感的导演~也许很难再有导演会像他这样有勇气去将如此只字片语的原著搬上银幕~我倒是觉得,他拍的不是张爱玲的《色。戒》,而是他心里那个年代中的王佳芝~突然想起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来》,这个执着于自己风格的汉子,他的片子倒是让我觉得他的细腻不见得少于李安~只字片语的性爱能被李安大篇幅地发挥到这个程度(“色而不淫”,同感),怕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能有人超越了~相比之下,大段的性爱描写,姜文却是能在《太》中,用氛围语言眼神去感觉,于此打住,这样的一条汉子用这样的方式让人看到他对于生命和希望的理解力~不同风格的两个人对梦想的执着却是一样的~
    回复Elain说:
    呵呵或者我是错的,完全没弄明白李安……按我的印象中,张爱玲的《色·戒》里关于王与易的性爱是完全没正面提到的,只有一两个句子以极隐晦的语言描述了那种关系,而在我看来,李安却是在这点上真正看懂了张爱玲。因为我感觉张爱玲的行文中常常是用平淡的笔调去记述一种非常逼真和无所遮掩的性爱的存在,所以哪怕李安拍出来的《色·戒》未必如张爱玲所愿的表达,李安未必读不透张爱玲,其实很多真的是心灵延伸到电影所产生的局限。
    至于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后我就认定他是中国电影界最有突破力的导演了,在他的想象力和性情前我是感到折服的。不过在我心目中,李安和姜文和世界范围内的好些人,都是在一个水平上的非常优异的导演。而我总是觉得一个更高层次的存在,可能是另外一些电影使然,我在想他们依然在朝一种伟大不懈努力着。
    PS:我刚刚才知道《太阳照常升起》也是有改编的……
    2008-03-04 22:04:25
  • 我试着在那个利用我声音的实验里,去分享我的这些情感~但是无论如何,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我并不像其他的节目那样无休止地利用我的声音,千方百计地记住我的声音,甚至我的人~我的声音仅仅是一个引子,甚至,我不需要大家记住我,重要的是电影中的音乐,那些音乐带给我们的回忆~尽管是玩,我仍然希望在那个实验里,响起的不仅仅是声音,而是表情
    回复Elain说:
    所以我可能只会去听你的节目了,加油,姑且把我当成音乐赞助商……
    2008-03-04 21:34:52
  • 对于音乐,我不懂得如何做出评述,也做不出像你这样专业的评述~绘画于我,音乐于你,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我看一幅画的时候,就像你评论音乐一样的自信~当我身处不同的画室里,我常常发现,站在我身边的人,也许从未在画布上做过任何涂抹,也许不能用语言去评论一幅作品,但是他(她)的眼神让我知道那个人懂画,甚至比我更加知晓画中的情感~当我面对电影与音乐的时候,我向来不知道如何去做出评论,我也不喜好这样的词,但是我试图着去捕捉我心头颤动的那一刻~
    回复Elain说:
    等等,千万别找专业的人来看我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否则笑死人不偿命(比如我根本听不准音乐用了什么调性,因为我没真正受过训练,一切只是凭感觉而言)……我评论音乐的自信,只在乎于自己听音乐的时间较长一点,各种阶段都经历过罢了,比不得你的绘画。而你说的没错的,就像我不怀疑贝多芬带给我的感受会逊色于一个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学生,因为音乐不是什么一家之长,音乐就是世界,每个人都只能听见世界的某一面,只是这些面有所深浅。
    如果我挑一些音乐的刺,并不代表这些音乐就因此失去了光芒,试想若非它们曾令我心头颤动,我又何故在它们身上花费笔墨呢?呵呵,所以,音乐去听就好了,其他的评断都是参考意见。
    2008-03-04 21:3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