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14

    [阅读]《束星北档案》 - [阅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gzxy-logs/12063633.html

            

             我终于看完了《束星北档案》。

             在当当网的帐户记录中我才想起,是20061月买下了这本书。

             我记得辉辉在高三每天晚上的睡前翻完了这本书,那时我刻意没有去碰它,因为我相信那于我绝不是一个阅读束星北的时机。在一个求知的渴望必须被压抑的时候,让知识的光芒唤醒你的心灵无疑是会很痛苦的。当时我读《战国史》,读《菊与刀》,读《中国哲学发展史新编(先秦)》,只有这些充满学术研究味道的书才能把知识一点一点送进我麻木的心里,而不去掀起一种“不合时宜”的波澜。

             我想我一开始就明白读《束星北档案》对于我意味着会带来什么。可是当我真正扎扎实实地看完全书,在身后游戏音乐与流行歌曲混响的环境中轻轻按下尾页时,我自然会感到孤独,可我也感到幸福。

     

             三年前我在《读者》杂志一篇对《束星北档案》的书评里认识了束星北,就如很多初识他的人一样,我感到震惊,因为几乎没有年轻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一个无论从现在所知的履历记载还是成就记载来看都是中国异常难得的天才物理学家,竟然连我们这些热爱物理的学生都闻所未闻。我当时怎么都觉得是不太可能的,我怀疑这个人可能被夸大了,而现在想起来,我只能说当时我未透彻明白自己的无知。

             三年后,在读完一本又一本文学杰作后,大二的我终于决定打开这本书。书读了两个星期,每天利用睡前的一点时间翻上一节或两节。在这其中我不只一次地感到痛心,也不只一次地感到热血沸腾,就像本书作者刘海军在写书的十五年时间里常常与束星北在梦中相见一样,我感到这个老人就站在我身旁,腰板挺直威严无比。我太喜欢他傲然的面容,喜欢看见他曾如奥本海默似的走上讲坛把别人满黑板的公式纷纷划叉,这绝不是我对科学天才的盲目崇拜,而是我觉得我生活的这个环境太干枯了。

             前段时间网上莫名其妙地疯传钱学森逝世的谣言,初闻时我也信以为真,于是心里一沉。那天晚上我看《束星北档案》时就在想,这些人都走了,这些成长于解放前的一代中国知识分子,他们的光芒是曾令世界都折服的。可他们都早早地死去了,百分之九十九地在愚昧的政治运动中消逝,剩下的百分之一,就造就了“两弹一星”和中国的运载火箭导弹体系,造就了中国在数学物理领域于国际中难得的风骚。那时候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悲伤,几乎倚着床头的墙壁落下泪来,因为这些人都走了,而我们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看看我身边的人们,我们不再进行政治运动了,可我们似乎变得更愚昧了,新中国的苏式教育体制究竟造就出了些什么玩意,而我们还要多少多少年,才能真正明白人应该怎么去长大?

             我明白自己无疑是幸福的,比起束星北,我简直是在天堂。最让我难过的莫过于看到束星北临逝前,看一个离开物理整整二十年的老人努力重新拾起当年欲征服人类最高峰的雄心——一个再不信神的人到了这个份上都会去叩问苍天了,一个热爱知识的人这时候才懂得狠狠去抓住自己的生命和时间,只因不要让那种绝望的噩梦与自己的生命有关。可真的有很多人明白束星北的感觉吗?老一辈知识分子们的血脉,到了我们的骨头里仿佛变得很浅很浅了,多少人觉得读书是种痛苦,多少人以为世界就是像他们这样把日子混过来的,多少人还没有明白自己从来就没有懂过“知识”和“知识分子”的意义。

             我该说什么呢?其实我什么也不想说。我只想赶快抓紧时间去做我的事,让我感觉自己能够赢得一个资格去继承那份稀薄的血脉,去把一种精神传递下去,当多少年后我重新打开《束星北档案》的扉页,看到老人那双湿幽幽的眼睛,能够减少一分愧疚与自责。

             最后又想起昨天下午我参加的那个“毛邓三”课上的辩论会。我本是极不愿去的,却还是无奈去了,反一个“大学教育应以市场为导向”的论题。表现是很糟糕的,因为我不擅与头头是道的人们争辩,我没有那份急智,我打心里也为诸多人读书之少之浅却言之凿凿而感到不愿一顾。

    我还是喜欢默默读一本《束星北档案》,那是多少人年轻享受不了的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关洪在两个月前逝世了……"

    愕然……
    也许在为我的无知作反衬,一个科普科学家,还是很让我尊敬的……

    可以对活着的人恶语相向,但对已无法反驳的逝者,还是我说出不满前,自己在心里帮他反驳吧……
    回复HYPER说:
    所以在对待束星北的时候,对待一个确实地遭受了国家巨大的屈辱和确实地为国家作出接触贡献的物理学家时,我们更要注意这一点。
    另外我认为,世界上真正值得尊敬的科普作家,或者其中能称得上科学家的,与真正的物理学家相比还是很少数的。我曾经读过一本计算机科学的科普读物叫《逻辑的引擎》,我认为那本书的程度才能够格。
    2008-01-06 22:45:07
  • 还有,忘了说……
    那些关洪之流的文章也差不多……
    觉得他是吹毛求疵,在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鸡蛋里面挑骨头,从不会堂堂正正正面批驳。让人看了不舒服……
    回复HYPER说:
    2007-12-22 18:23:08
  • 看完你贴的那篇文章了。有一点异议的是这篇文章的性质……

    1、
    作者大量用
    “参考文献
    [1] 刘海军.束星北档案——一个天才物理学家的命运。北京:作家出版社,2005”
    中的论据来证明《束星北档案》的客观性……似乎严重违反了证明的逻辑……

    2、
    而且,列出了24个参考文献,基本是用来吓唬人的,真正的一手史料料干货没几个。

    唯一算史料的“[5] 政协江苏省邗江县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由编者可以看出有倾向性的……

    3、
    更奇怪的是,24个论据中近十篇是导师的论文,和束星北本人没一点关系,更不能证明它的学术水平,文中也没有讲到这几位导师和束星北的关系,还有一些如“[18] 斯特洛伊克,关娴译.数学简史”这种和本文没有一点关系,只是为了抬出个题目吓人的论据,不一而足……

    所以我怀疑这篇驳论文章和我以前被迫写的政治课论文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先定下来一个结论,然后四处找一些哪怕是靠不住信不过但符合自己论点的资料,再砸上一些名家名篇,抬出几个伟人,说一些自己都不懂的专业术语,捏造一些事实和谈话,再辅之以“众所周知”“本文章面向专家”这类的皇帝的新装……最后顺理成章得出那个结论,还能拿高分……
    想起来都恶心……
  • 刚才搜所这本书,却看到一些有趣的的文章……
    和这本书相关的,有反对,有书评……
    不过都是06年6月6日的,不知什么原因……

    http://www.yuedu.org/viewthread.php?tid=45354&page=1
    回复HYPER说:
    呵呵,都是转的文章,估计是一时转的。
    我看了一下反对的文章,即中大物理系关洪所写的,作者所说的当然是很有可能存在的,但是一本书存在各种错误漏洞也是普天之下任何书都难以避免的,我记得钱钟书的某大学同学回忆他与钱钟书的交往的文章中就被钱钟书自己指出了一堆不实事情,那么一个作者仅凭一己之力去写一个阴阳相隔十年的人,你能要求做到数学公式般的精确?
    我认为这本书绝对不应该被指为“浮夸”,一些简单看法如下:

    1.关于束星北作为李政道的启蒙老师,我认为作者没有在此事上去渲染什么,同时一个人是否“启蒙老师”绝对不代表着他的水平只能启蒙,而纯粹是人与人缘分和时运的问题。另外就李政道与束星北音信断绝多年后回国仍主动地在周恩来面前提及他,这一点足见这位“启蒙老师”的深刻印象在李政道见过费米等高手后仍然没有褪色。
    2.束星北的造诣问题。从严肃的物理学家成就的评比上,束星北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一个关键问题是,他的能力和基础都非常出色,能力是指学习能力,在这上面关洪也没有能反驳什么,基础是指数理基础,这一点仅从他独立完成了中国第一枚洲际导弹回收轨迹计算就可以看出(当时七十高龄的他足有二十年没有好好做过什么数理了),他的这两点是一个出色物理学家的必备之物,也是难得之物。他有了这些就有了机会,剩下的大多都要交给上帝了。作者刘海军在书中更多地是强调束的这两点,同时也强调束的创造力非凡。束最终没有什么成果,很大程度是被环境扼杀的,作者对束星北的一生想强调的正在于此。
    另外关洪引用吴大猷对束的评价,可吴大猷在评价中也只是说“据我所知”一类,而不是看过了束的论文本身提出的评价。最近出版了束星北的论文集,我想只有真正读过那些才有资格评价束星北的程度。

    我认为,关洪搞错了这本书的定位,同时也搞错了书作者本身和媒体炒作与发行包装的区别。这本书的意义在于唤起我们的注意和反省,就如曾经那本情绪洋溢的《往事并不如烟》一样,它做到了它们该做的,同时弥补了我们缺少的。我想关洪或者是位教授,那么他应该去想想,是自己写上一大堆文章开一堆科普讲座,还是刘海军花十五年写作出版这么一本《束星北档案》更能唤起中国人对科学(尤其是理论物理)和知识分子的尊重?

    刚刚不经意又在网上找到一文《试论束星北的学术地位》,可以一读:
    http://www.frchina.net/data/detail.php?id=12229
    2007-12-15 18:45:10
  • 只是很早听过这个“不顺应时代”的人……不算了解……
    但是,一个小人得宠、陈寅恪却郁郁的时代,何必去适应呢……
    也许我也应该去看看这本书……
    回复HYPER说:
    嗯,图书馆肯定有
    2007-12-15 18:4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