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自进入大学后就一直有一个课题:如何心平气和地度过考试。上学期的惨痛教训是记忆犹新的,十五分钟杜普蕾的琴声让我在考数分前暴走一回,虽然承蒙老天厚爱成绩倒是不可思议的好,但是我真的觉得自己实在猥琐。

          基于形势紧迫,时日无多,此课题在本学期正式进入了试验期。本次期末考基本做到了每门复习不超过两天(大多数甚至不足一天),备考初期积极无视考试,专注推进一下项目进度,备考后期疯狂跳墙,同时利用这种急进的情绪一边狠狠突击一些电子书,一边慢条斯理整理我那放了一学期快要发霉的音乐们……成果还是算丰富的,至少放了半年未动的海顿前三十三号交响曲、伊萨伊的六小无和一些电影原声已经通通入库,顺带听了大量拉赫玛尼诺夫……不过这个后果如何我是不敢说的,挂的概率是显然存在的,谁敢说坐过山车每次都不会出事?

          今天算是学校正式放假的日子,便废话如上所述,清单如下陈就:

    一.计算机外读书

          乔治·奥威尔:《动物农场》、《我为什么要写作》(奥威尔杂文集)、《一九八四》、《上来透口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

          张爱玲:《留情》、《色·戒》和一些杂文

         《狂恋大提琴》(杜普蕾传记)、《傅雷家书》、《缥缈录Ⅲ》、《缥缈录Ⅳ》、《简爱》、《束星北档案》、《我们的钱瑗》、《我们仨》、《武装的先知》(伊萨克·多伊彻)、《现代西方哲学新编》、
    《自由与幸福之路》(罗素二书之集合)、《肖斯塔科维奇》(罗沃尔特音乐家传记)

    二.电影电视

          《不能说的秘密》(垃圾)、《乱》、《百万英镑》、《落叶归根》、《太阳照常升起》、《秦颂》(垃圾)、《慕尼黑》、《卢旺达饭店》、《阳光灿烂的日子》、《色·戒》、《双面薇若妮卡》、《投名状》、《摩托日记》、《一九八四》、《集结号》、电视剧《围城》

          自己本学期已深感读书涣散、速度缓慢,后期得钱钟书经历点拨,方才悔悟。同时亦感所看电影垃圾不少……学期中曾一度茫然,因为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遂暂停了小提琴,当时心有戚戚,如今看来这是对自己做事要更懂精专的一次最好提醒。

  •      一个人的烦恼站到人类的烦恼面前时就会显得无比渺小和可笑。这倒不是就说一个人的烦恼就那么容易解决,而是人类的烦恼实在太沉痛,沉痛得可以涤净你的杂念。你本以为在自己的事情上看不到希望,现在你发现在人类的问题上,尽管希望从未消失,却又常常显得无解。

         昨晚在心情低落中看完《卢旺达饭店》后,如上所想。

         巴赫·《d小调无伴奏小提琴组曲-Ⅲ》        演奏:米尔斯坦

  •     我一直觉得电影是一种很好的教材,至少可以弥补书本的一种缺陷:让你看现场,会比看记载更有效果。斯皮尔伯格想把《慕尼黑》拍成《辛德勒名单》级的东西,可事实上前者对于我比后者更有所价值,因为前者是我更不了解的历史。在这部《慕尼黑》中,我曾经在军事杂志上了解到的相关的只言片语被如此相符地呈现在屏幕上,我就觉得我可以看下去。

        很多东西知道了,并不代表真正明白。我每天都会听BBC、VOA、CNN和NPR的国际新闻,巴以冲突是比伊拉克战争“永恒”得多的主题,听多了人多少会有点麻木,然而这部电影却让我意识到在那些简短明了的报道背后,在日复一日的Israel、Palestine、Hamas、Fattah等等之后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觉得这真是一部悲伤的电影,让我看到两个文明的死角,和那...
  •     看完缥缈录Ⅲ的时候,我开始质疑自己的写作理想,就像当年看完缥缈录Ⅰ时,我对自己要完成某某小说的决心是那么坚定。

        终究是太浪漫化了,用整一本书来写血腥的战役,看的过程还算过瘾,看完后却总觉得没有重量。这就是我想要的历史感吗?不不,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的人物是那么繁多,但终究只是那一小撮人的历史,大多数人的历史从未被写到。唉,很想长叹一口气,因为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感觉了。

        我还是喜欢吕嵩·郭勒尔死前的描写,真正吸引我的,还是缥缈录Ⅰ……可我感觉也仅能有这么一本了,江南如今的心态让他忽视了很多东西,至少他会不会去想,他已经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去自省?我翻着他包装得美伦美奂的书,却开始难以遏制地对其中的文字生厌,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是他变了还是我长大了……

        于是我的激情开始越来越多地倾斜在纯技术上,因为它们显得更加坚实。而写作,我总是怕无论我怎么写,将来都是要后悔的、要厌恶的,因为我踏着一本本书往上走,就越发感受到思想的深度自己从来就没有测准。或者我还应该慢慢地练习,相信终有一天我还是能让自己满意的?

        无论如何我略感怅惘地想,如曾经无数让我欣喜的作品一样,缥缈录也要成为一个过去了。

  •     嗯,暑假OVER了,又是清单时间……

        看了的书:(基本按时间先后顺序)

        《逻辑的引擎》、《巴赫传》、《平凡的世界》、《哥德尔传》、《离散数学及其应用》、《蝴蝶风暴》、《九州·铁浮图》、《世界是平的》、《九州·英雄》、《动物农场》

        看了的电影:(记得谁写谁)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海上钢琴师(1900)》、《南京》、《Ninja》、《Transformers》、《蝴蝶效应1、2》、《花木兰》、《再见,列宁》、《从莫扎特到毛泽东》、《加勒比海盗2、3》、《秒速5厘米》、《星之声》、《哈利波特与凤凰社》、《蝴蝶》、《飞越疯人院》、《大雄的恐龙》、《蓝》、《白》、《红》、《通天塔》、《茉莉花》

  •     又有这么一天,让我感觉到了上帝的存在,否则何以解释这些完全不经意的事情中,埋藏着如此微妙却完满的逻辑?我回到省实,看见了那片球场和它的看台,我望见看台最高的那个地方,往事历历在目。

        今早却被告知了一个终点。我能说什么呢?必须承认有时候,我怀着一种莫名的期待望着我周围的生活,我希望他们努力演绎,演绎出超脱凡俗和悲哀的东西,因为我觉得那可以带来一种动力,因为我自己也想这么去演绎。

        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有人或许在火车上兀自望着窗外。我听着窗外雷声轰轰,就想,不知道大雨有没有在那里浇下,在车窗上沟壑纵横地爬过,在一个疲惫而灰暗的眼瞳里映出光芒,像泪水一样。

        还记得那棵树吗?在我们完成最后一张试卷准备离开学校前,我们曾站在它的荫蔽下,雨点朦胧地打在脸上。今天我又看见了它,什么都没变,它站在那儿,镇静而安详。我想多少年后仍然会是这样的,像史铁生写的那样,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

        你的火车驶向北方义无反顾,我总觉得你是该把生命交给永恒的人。而有一种永恒在身后,生命中的很多事便都可以释然。

  •     宿舍里最后一位仁兄离开了,这意味着:1.我可以好好搞一次卫生了 2.宿舍归我了,包括空气和情调

        话说当我前几天回家放肆一周后回到学校时,于上午九点半在宿舍门前捶门喊叫而不得(门从里面反锁),不得不拨打三米开外处的某手机,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铃声“震耳欲聋”地响上三遍,终于感觉到房间中原来还有生命的反应。又话说那个门一被打开,我看见整个宿舍的布置基本都是为某一部电脑的工作而设,放在显示器旁的风扇,显示器前环绕的卫生纸、饼干、水杯、打火机等等等的生存必须品,键盘前两张呈弧线摆设的椅子,椅子后烟灰四落的蚊香,以及过道正中间的拖鞋。唯一跟我走前没有变化的,是那个垃圾筒的位置,注意是位置,不是里面的堆积成山的垃圾。

        所以,有时候一个人呆...
  •     今晚广州交响乐团2006-2007音乐季的闭幕演出实在是太猛了……本来期待的是莎拉·张的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专门为一只小lamb订做),结果演出前几小时才知道换了档期,今晚改成了一个“双龙会”,许忠的钢琴和王健的大提琴,余隆指挥。换票倒是很简单,还退了我四十块钱,不过一开始看节目单倒觉得不太激动,瓦格纳《唐豪瑟》的序曲+莫扎特第二十七钢协+德沃夏克的B大调大协……咋说呢,瓦格纳同学的东西暂时不是很感冒,莫扎特的钢协除非是高手才玩得出味道,德沃夏克那个名气慑人的大协,根据我所有的“卡拉扬+罗斯特罗波维奇(已逝SUPER级大师,前柏林爱乐首席)”的版本,一直没感觉到...